深圳市A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B现代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2015-06-01 14:28:30 来源:广东道华律师事务所 作者:深圳道华律师事务所 阅读量:1215

案件基本信息:


案号:(2016)沪0118民初xxxx号、(2018)沪02民终xxxx

案由:运输合同纠纷

原告:深圳A股份有限公司(二审被上诉人)

原告代理律师:道华律师团队

被告:上海B有限公司(一审上诉人)



基本案情:


原告深圳A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B物流有限公司于2015年签订《货运合同书》一份,合同约定原告为被告提供货物运输服务,被告按约向原告支付运输费用。原告在履行完合同约定义务后,被告无故拖欠原告运输费用四百九十余万元以及逾期利付款利息六十余万。后原告委托道华律师团队作为诉讼代理人向法院起诉以及作为被上诉人的诉讼代理人参加二审程序。在庭审过程中,通过道华律师团队的积极争取,最终,上海市一审、二审法院均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并驳回了上诉人上海B物流有限公司(原审被告)的上诉请求,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深圳A股份有限公司运费四百九十余万元以及逾期利付款利息六十余万,并承担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四万六千元,保全费一万元,二审案件受理费四万六千元。


双方争议焦点:


1、系争《货运合同书》是否有效。

2、A公司应当向B公司支付多少运输费用。



法院判决: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案中,尽管B公司认为系争《货运合同书》上的公章是周某私刻的,A公司未尽合理注意义务并非善意相对人,本案不构成表见代理,双方不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但周某作为B公司的市场总监,足以让A公司相信其有权代表B公司负责本案相关业务,且在双方长达半年的合作中,B公司从未提出异议,反而支付部分运输费用并将A公司所开发票全部申报抵扣,说明即使周某在双方合作之初无权签署上述合同,B公司也以实际履行的方式追认了该合同。至于B公司称A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实际参与承运业务,双方不存在运输关系,对此一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确认双方变更了合同约定的履行方式,且已经实际履行,据此认定系争《货运合同书》合法有效,双方存在运输关系,本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B公司在上诉理由中表示,本案运输业务系层层转包后由B公司转包给A公司,但因本案中存在部分虚构业务,B公司应当向A公司支付的运输费用为3,029,044元,而非A主张的4,935,028.5元。B公司为此提交C公司台账、《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意见补正书》、《立案告知书》等证据欲证明本案存在1,775,230元的虚构业务,要求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对此,本院认为,首先,B公司向本院提交的上述证据来源于XX公安分局,上述证据是为查实葛某是否构成犯罪而由XX公安分局调取或委托鉴定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意见补正书》鉴定C公司与D公司之间的业务量以及运输费用转账情况,并非直接针对B公司与A公司之间的运输业务。本案中,系争运输业务发生在B公司与A公司之间,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基本原则,C公司与D公司间、D公司与B公司间的运输业务与本案系争业务并无直接关联,不能仅以彼此之间可能存在的业务量的差异直接否定本案系争业务量,故对B公司提交上述证据欲证明的内容本院不予采纳。其次,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B公司应当向A公司承担的付款义务取决于A公司根据B公司的指示为其完成了多少运输业务量,B公司作为发出指令方对运输业务的真实性应承担核实义务,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自201511月起至20163月止B公司从未向D公司质疑系争运输业务的真实性,也未向E公司或C公司对运输业务的真实性进行核实,甚至在一审诉讼期间还与D公司签订《意向书》确认双方完成运输业务金额为4,881,009,并向D公司开具上述金额的全部增值税发票。因此,即便如B公司所言系争运输业务存在虚假业务,B公司作为商事主体也未尽到审慎注意义务。

再次,B公司自认一审期间就系争运输业务曾经向XX公安分局报案控告葛某、周某、许某虚构业务,利用合同诈骗B公司钱款,XX公安分局对此未予立案。二审期间B公司仅就葛某涉嫌合同诈骗向XX公安分局报案,公安机关就此予以立案。根据上述B公司报案情况,以及XX公安分局立案的过程表明目前并无证据证明A公司也存在诈骗或配合葛某诈骗B公司钱款的行为,故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B公司未能举证证明A公司与周某、葛某存在恶意串通行为的意见予以认同。关于B公司所称的A公司存在几笔虚假的运输业务,依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可。至于B公司要求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本院认为,葛某非本案系争合同当事人,公安机关是否对葛某涉嫌合同诈骗予以立案,与本案无关,故本院对B公司二审中提交的案件移送请求,不予采纳。最后,根据一审查明的双方合作模式,A公司是根据B公司的指令向指定司机付款,双方对账后由A公司向B公司开票请求付款,A公司在此过程中并无过错。退一步讲,即使如B公司所称,D公司存在虚构运输业务的情况,也应当由B公司向D公司主张相应权利,而非以此作为向A公司拒付运输费用的理由。B公司在未能举证证明A公司存在虚构运输业务骗取运输费用的情况下,应当按合同约定向A公司支付运输费用及利息损失。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A公司主张的运输费用4,935,028.5元系其支付的运输成本加上12%的约定利润得出,而A公司主张的运输成本由转账3,750,550元及油卡充值647,000元及支付宝支付8,800元组成。经双方在一审中对账,B公司对转账金额3,750,550元已无异议,而油卡充值及支付宝支付部分,一审法院也有详细论证,本院予以认同,不再赘述。

上述总额也与A公司向B公司开具的发票总金额一致,B公司将A公司所开发票全部用于抵扣的行为也进一步印证其对A公司主张的运费金额并无异议,一审法院依据查明的抵扣发票的时间,确定自次月1日起计算60天后确定为郑明公司的付款时间尚属合理,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B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6,280.20元,由上诉人B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道华律所:http://www.daohualaw.com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正中时代广场B13A02

手机:18926422401

座机:0755-28508280

邮箱:daohualaw@163.com